推荐资讯

你竟敢对烁大吼大叫,他沉默那是给你留面子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6:38 浏览:
除了这句话,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本能强势霸道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世界里,可那样,她一定会有一辈子的遗憾。
 
    吴子洋在隔天才醒过来,这一次常景妍是真的不敢再刺激到他,他说结婚,她听着,也笑着。
 
    可能是因为上次那件事情,吴子洋就算是醒来后没再提起过,也是不准她离开他的视线。
 
    她出去买吃的,他都能五分钟一个电话的问她到哪里了,她说要去上班,他说不准去,他能养活她。
 
    她说要回家收拾几件衣服过来,他打电话让人给她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买了好几套。
 
    他是病人,她却收到他的二十四小时全程监控。
 
    他甚至还偷看她的手机,把她之前和欧阳烁的所有消息都删了,还把欧阳烁这个名字彻底的在她的手机里消除掉。
 
    常景妍想要和他吵架,但上次他的突然晕倒,医生严重警告过,绝对不能再让病人受刺激。
 
    常景妍忍了,但她也知道,吴子洋即使回到七年前,也不是曾经她一直都想要的那个吴子洋。
 
    因为他一直处于紧张情绪中看着她,他睡眠严重不足,医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他注射了安眠药。
 
    常景妍趁机回家,打开家门的那一刻,盯着鞋柜上欧阳烁的皮鞋旁边放着一双华丽的高跟鞋,她一颗心紧揪着,不知所措。
 
    在厨房忙活的赵阿姨先看到常景妍回来,神情明显的紧张,“少奶奶你回来了,少爷他……”
 
    赵阿姨的话还没说玩,穿着常景妍睡衣的黎欣斐就从楼上扭着腰肢,不紧不慢的走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赵阿姨,烁他要喝水,麻烦你帮我倒一杯吧。”黎欣斐根本连看都不看常景妍一眼,无视是最傲娇的姿态,她现在就是在高傲的和常景妍炫耀,她能穿着她的睡衣,还能谁在欧阳烁的床上。
 
    “少奶奶……其实我们少爷……”
 
    “赵阿姨,你是想渴死烁吗?那么多废话做什么,不想做的话就立马滚蛋,赶紧去倒水。”黎欣斐气势凌人的样子真的很可恨。
 
    也不得不承认,她能在这个家里的出现已经足够让常景妍心痛的了。
 
    赵阿姨倒了一杯温水递给黎欣斐,黎欣斐这才傲慢的瞥了一眼常景妍,“你要是没事的话就滚吧,烁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气的攥紧拳头,她真想现在就冲到楼上卧室,把欧阳烁给拉出来,就算是他非常不想看到她,那也是得有他亲自告诉她,他黎欣斐还不配掺和在他们两人之间。
 
    赵阿姨拉常景妍进厨房,“少奶奶,这几天你都去哪里了?少爷他每天都喝的酩酊大醉,我看吐的都难受,昨晚不知道怎么的,就是那个不怀好意的女人送他回来的,很晚的时候,我让她走,说少爷我照顾就可以,可那个女人就是不肯走,少爷醉的不省人事,又不能赶她走……”
 
    赵阿姨对她这么好,让常景妍很感动,常景妍整理好情绪,对赵阿姨笑笑,“没事的,我现在上去看看他,有什么问题,我和他两个人一起解决,不会让有些人有机可乘的。”
 
    赵阿姨欣慰的点头,“少奶奶,你一定要相信我们少爷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笑笑没再说话,她也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啊,估计现在欧阳烁他自己都不知道喝醉的他会不会做不该做的事情吧。
 
 第218章 听着,我允许你霸道
 
    (听着,我允许你喜欢我。)
 
    眼前的一幕告诉常景妍,或许对欧阳烁而言,真的做了什么,也不算是不该做的,似乎还是他想做的。
 
    黎欣斐妖媚的坐在床沿亲自喂欧阳烁喝水,重点是欧阳烁那家伙竟然就那么接受着,都不带拒绝的。
 
    他是手残了吗?喝水都要别人喂。
 
    常景妍气不打一处来,上前就把那透明的玻璃水杯从黎欣斐手里夺走,示威的将水杯重重的摔在地上,玻璃碎片零散一地。
 
    黎欣斐有些狗仗人势,怒火冲冲的站起身来就推了常景妍一把,“常景妍你什么意思啊?”
 
    她还好意思问她什么意思,还真把自己当回事,常景妍一步也不退让,趾高气昂的盯着黎欣斐,“你可以滚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黎欣斐毕竟还太年轻,愤怒都写在脸上,气的浑身发抖,“常景妍,你以为你是谁啊,我告诉你,我和烁昨晚,在,一,起了,你要是识趣的话,就赶紧从这个家里滚蛋,别忘了,你是害死我姐姐的人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悲苦的冷笑,她笑的不是黎欣斐,她笑的是她自己,还有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的欧阳烁。
 
    常景妍低眸看着根本事不关己在大,床另一边穿衣服的欧阳烁,极度讽刺的问他,“欧阳烁,你要不要当着我们两个人的面给个评价啊,她好还是我好啊?”
 
    欧阳烁扣纽扣的手一顿,常景妍的问题出乎他的意料,因为他和她根本就……还没有过,而他和黎欣斐,更是不可能发生什么,即使昨晚他醉的一塌糊涂,但脑子清醒的很。
 
    这个问题在他们夫妻本来就很讽刺,他的沉默更是让常景妍忍无可忍,她怒瞪着他,已完全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,“说话啊,欧阳烁你是哑巴了吗?”
 
    身旁的黎欣斐非要刷存在感,“常景妍,你竟敢对烁大吼大叫,他沉默那是给你留面子,你竟然还好意思不知羞耻的留下。”
 
    说着,黎欣斐是打算把常景妍给推出来,他们现在闹得这么僵,要是就这样分开他们,那也算是成功了一半。
 
    常景妍从来就是不好惹的,她趁机拽着黎欣斐的长发反将她给扔了出去,在黎欣斐还在啊,呀,啊呀,喊,疼的时候,常景妍已经关上了房门,还上了锁。
 
    房间里终
 
    “你以为你很淡定,你以为你的默默付出是对我的成全,可我却觉得,你一点儿都不在乎我,你巴不得我永远不回来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拧眉,他是不是真的想的不够周全,他心痛万分的成全也有可能不是她想要的。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