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算是明了,难怪从刚才开始子洋就变得莫名其妙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6:43 浏览:
 常景妍放下水果,帮他重新削了一个苹果,她低着头,一句话不说,认真的削皮,在她将削好皮的果肉切了一块递给他的时候,吴子洋趁机将一个剥好皮的榛子送进了她的嘴里。
 
    他微微一笑,“好吃吗?”
 
    常景妍慢慢的嚼着咽下,点了点头,“挺香的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说,“我可以单独见一下欧阳烁吗?”
 
    这在常景妍的意料之外,她看着他,不明白吴子洋的想法,在她心里是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的。
 
    吴子洋又笑了一下,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和他聊聊,你不相信我?”
 
    “不是,我……那好吧,我会告诉他的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又帮常景妍剥好了一个榛子,常景妍摇头,“我不吃了,你吃吧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手举在她嘴边不肯放下,常景妍没办法,就抬手拿着送到自己的嘴里,很多东西就算还是原来的东西,但时间的变化,让你再也无法吃出从前的味道。
 
    下午的时候,仲立夏和明泽楷带着皮皮过来,仲立夏一眼就看出常景妍的心神疲惫,拉着她的手和他们说,“我和景妍出去说会儿悄悄话,皮皮你留在这里做间谍,爸爸要是和叔叔说我不好,回家后你要全告诉我。”
 
    皮皮小家伙很乐意接受的这个任务,“yesada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瞪了自己儿子一眼,仲立夏和明泽楷刚离开,皮皮小调皮就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本绘本书,“两位,你们随便聊,接下来的时间我出入失聪状态,记得给我买最新款的模型,还有请我吃顿好的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是早已习惯这个墙头草儿子,吴子洋却是没想到小小家伙还学会这么多。
 
    “真是你亲儿子哈。”吴子洋不得不感慨,“你说我和妍妍会不会也有孩子了?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?”
 
    明泽楷皮笑肉不笑,“大哥,你那是七年前的记忆,你以为你儿子是哪吒啊。”
 
    好吧,刚才他又迷糊了,忘记他空白了七年的记忆了。
 
    “你说,是不是无论现在我做什么,她都不会再回到我身边了。”他现在真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,以为只要把她困在他的身边,总会重新再来,可似乎并不是。
 
    明泽楷对他一个正常人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感慨万千,看了一看看似正在认真看书的儿子,实则只有他妈妈一句‘你是我最爱最爱的宝贝儿子’就会出卖他的亲儿子,他说,“儿子,你刚才来的路上不是说要拉臭巴巴的吗?你现在要不要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。”
 
    皮皮抬眼看了别有用心的爸爸一眼,拿着自己的绘本书去了内置洗手间,不就是为了支开他吗,他是还是个小屁孩,但他都懂。
 
    等确定皮皮坐在了马桶上,明泽楷才问吴子洋,“说实话,你真的狗血的失忆了吗?不会是为了死赖着景妍才故意的吧?”
 
    吴子洋冷哼一声,这是亲兄弟吗?“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我现在倒是想自己是个正常人,至少让我知道,过去七年我是个什么人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诚恳的告诉他,“我觉得老天爷让你失忆那是对你的恩赐,因为吧,过去七年,你就不是人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一时还没听懂,“此话怎讲?难道我已经死了,是鬼?!”
 
    “是混蛋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语塞,他不说,似乎他也能感觉出来,只是想不明白,怎么就那么混蛋呢。
 
    常景妍被仲立夏鬼鬼祟祟的拉到楼梯道里,“亲爱的你又怎么了?看不出来我很累吗?你有话就赶紧说,别说你终于如愿以偿怀上二胎了,我不想听到那样的好消息,因为我会嫉妒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看着一筹莫展的常景妍随意的坐在楼梯台阶上,倚着冰凉的墙面,疲惫的自言自语般的呢喃着。
 
    她跟着她坐下,坐在她的身旁,让常景妍的身体重心靠在她这边,不算厚实,总算比墙暖和吧。
 
    “我就是想知道,你脖子上那个草莓是不是吴子洋给你种上的?”目前而言,这件事情很至关重要。
 
    常景妍不解,脑袋靠在仲立夏的肩膀上,有气无力,“什么草莓啊?我脖子哪有那么神奇,还能种出……”说着说着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回事。
 
    意识到哪里不对劲,坐直身子,指着自己的脖子再次确认的问仲立夏,“我脖子上有印记?”
 
    仲立夏点头,“是的。”
 
    “很明显?”怎么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啊。
 
    仲立夏再次点头,“是的,我刚才一进门,你一个扭头我就看见了。”
 
    “所有说吴子洋肯定也看到了。”欧阳烁那个家伙,一定是故意的,这不是给她添麻烦啊。
 
    仲立夏耸耸肩,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我想是的,哎不对,你的意思是,不是吴子洋种的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想象今天吴子洋的状况,算是明了,“难怪从刚才开始,子洋就变得莫名其妙,原来是看到这个了,不过也好,让他知道,我真的不是他的了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都替她犯难啊,“你这分身术也是够厉害的,子洋他恨不得每分每秒就监视着你,你还有机会和你老公亲亲我我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白仲立夏一眼,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,“不行啊,我老公亲我又不犯法。”
 
    这没得考虑。
 
    “确定?”仲立夏。
 
    常景妍认真的反问明显怀疑她的仲立夏,“我是那种摇摆不定的人吗?”
 
    仲立夏清了清嗓子,故意说,“我一直以为,你是。”
 
    什么破闺蜜,常景妍用力的抱着仲立夏,像是死死赖着一样,“去你的,没事就回家造你的二胎去吧。”
 
    “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仲立夏安慰的轻拍着常景妍的后背,“二胎我是打算顺其自然了,不然我真怕自己得忧郁症,就是你,现在老让我操心了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苦呵呵的干笑着,“我都替我自己操心。”命运弄人啊。
 
    “子洋说想见欧阳烁,你说,他们见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啊?”
 
    仲立夏像是听到再次的世界大战要开始一样,惊恐的捧着常景妍此时的苦瓜脸,“你不怕溅身上血啊?”
 
    常景妍哭笑不得,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 
    “非常严重,民女提醒你,要慎重考虑。”
相关阅读